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,哪怕她生了我!_奶奶

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,哪怕她生了我!_奶奶
原标题: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,哪怕她生了我! 让人气到摔碗的《安家》, 揭露了中国式家庭最残酷的真相 作者:厚朴 本文为咪咕阅读原创 在家待了那么久,终于可以有点机会出去转转了。 前几天约了一个朋友吃串串,聊起了最近讨论度很高的热播剧《安家》。 说到房似锦妈妈潘贵雨的时候,我说:“现在的编剧啊,也太能编了。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妈,太扯了,这哪是母女啊,简直跟仇人一样嘛! ” 朋友小青,今年刚满30岁,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经理。沉默了一会,她端起桌上的那杯啤酒一饮而尽,说:我妈就是潘贵雨。 电视剧《安家》中房似锦的妈妈:潘桂雨 下面,是她讲给我的故事。 读完初中,你就去打工吧 我是08年那会,从北方的一个城市考到成都来的。 具体是哪就不说了,免得引起争论。当时其实想的很简单,一个是我本身很喜欢吃辣,一个是因为离家足够远,准确的说是离我妈足够远。 我们家有三个孩子,我排行老二,上面有个姐姐,下面有个弟弟。我们那是一个特别重男轻女的地方,而往往最重男轻女的恰恰是家里的女人,奶奶或者妈妈。 算上叔叔伯伯家,我奶奶一共有三个孙子,四个孙女。小的时候,奶奶买了几斤橘子,她会从里面精挑细选出四个又小又青的分给我们姐妹四个,然后把剩下的橘子分到两个塑料袋里,给了大伯家的哥哥还有我弟弟。 每次有人问她,家里孙子辈有几个孩子时,她总是伸出两根手指,自豪又骄傲:两个大孙子。 原来在她心里,我们连孩子都算不上。 《安家》房似锦本名房四井,家中排行老四,刚出生时差点被投入水井淹死 我妈一开始在家里的地位很低,连着生了两个女儿的她,在奶奶眼里就是个“废物”,过年过节吃饭的时候,甚至都上不了桌子。 而面对奶奶的阴阳怪气,我妈除了偷偷抹抹眼泪,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做,好像她没生出一个儿子就犯了滔天大罪,就应该被人看不起。 和她一样只能捧着碗站在厨房吃饭的,还有二婶,她也生了两个女儿,而且最终也只有两个女儿。当我弟弟出生之后,我妈每每提起二婶,脸上都是一种骄傲中透着鄙夷的神情。 她好像忘了那个曾经和二婶一样,做了一天的饭,最后却只能站在厨房吃年夜饭的自己。 我大姐读完初中,家里就没让她继续读书了。我妈说女孩子家的读太多书没什么用,还不如早点出去打工赚钱,然后找个好人家嫁了。 这话听起来像不像旧社会的的感觉?但事实就是我那个中考全校前十名的姐姐,哭了好几次也没改变我妈的决定之后,跟着我姑姑去了上海旁边一个叫太仓的地方打工去了。 前几年,她又在我妈的安排下,跟临村的一个男人结了婚,接着就生了两个孩子,现在一边带孩子一边在家附近的厂里上班。 她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跟我的一些同事一样,穿着高跟鞋挎着名贵的包包,穿梭在高楼大厦间了,哪怕她们是同龄人。 我和大姐不一样,从小脾气倔,哪怕挨再多的打再多的骂也绝不轻易低头,我妈经常说我上辈子是头驴。 初二升初三那年,我妈在饭桌上说:老二马上初中也毕业了,我前几天跟你三姑打电话了,毕了业你就去她们厂里上班。 我一句话没说,闷着头吃饭,但从那天起,我就开始自己攒钱。 放了学,我要么去摘一种叫狗皮草的野草种子,要么就拿着用卖废品的钱买来的电瓶灯,背着在树林里捉知了猴。 狗皮草种子一斤能卖50块钱,很难弄,要一根一根的翻找,用两个啤酒盖夹住撸到袋子里,一天下来也撸不了多少。知了猴贵一些,卖给周边的饭馆一毛钱一个,如果运气好,从天刚擦黑到凌晨一两点,一晚上可以捉两百多个。 一个暑假的功夫我竟然存了小一千块钱,这对我来说这简直是比巨款了。 初三开学后,尽管没有时间去抓知了猴和狗皮草了,但学校里有很多同学们不要的旧书本饮料瓶,我也不怕丢人,在教室后面放了个化肥袋子,让他们都给我留着,然后拿去卖废品。 时间就在一道道题,一个个字中很快的过去了。我的成绩一直很不错,甚至比大姐还好,中考的时候,我考了我们全镇第一。 可惜,在我妈眼里,哪怕我考全国第一也没用。糊了一整面墙的奖状还比不上弟弟考的一个80分。还没拿到毕业证,我妈就给我收拾好了东西,买好了去上海的汽车票。 那是我和我妈的第一次正面冲突。 不管她怎么说怎么骂怎么打,我就是不同意去打工,我说我要读高中考大学。 房似锦妈妈不同意家里女孩去上学 她冷哼了一声:我跟你说,你别想一出是一出。义务教育义务教育,国家规定的义务我们尽完了,你想读就读吧,你那么有本事,就自己交学费,反正我是没这个闲钱让你花! 闲钱?原来给我上学交学费是闲钱?那你儿子今天一双旅游鞋明天一条喇叭裤是什么? 我没说话,开学后拿着通知书用自己攒的钱交了高一的学费和书本费,然后剩下的钱就成了我唯一的生活费,因为她真的再也没给过我一分“闲钱”。 我们县上一共两所高中,一中和二中,我被分到了二中。高中跟初中不一样,大部分同学离家都很远,坐车要一两个小时,加上学校管得严,所以我们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。 我们升学压力大,高三从高一开学的第一天就已经开始了,早上五点半起床跑早操,晚上9:50最后一节晚自习。很累,但我很喜欢。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高中就开始“打工”了。 因为家里一直没给过生活费,每个月回家也只是象征性的给带点粮食,拿到学校换成饭票,我自己那点钱很快就会花完。 直到有一天,我发现了一个机会。 我们学校的食堂,是承包给外面的人做的,有一天,我去食堂打饭的时候,就跟老板开玩笑地说:老板,你这招不招兼职啊,管饭就行。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阿姨,愣了一下笑着说:可以啊,你想不想干嘛? 然后我就成了学校食堂的兼职小妹。中午下课铃一响,老师一出门,我就撒丫子往食堂跑,然后戴上围裙帽子和透明手套,等待端着饭盒来打饭的同学。 至于同学们会不会议论我笑话我这种问题,我从来没想过,因为很多时候,有些东西比自尊心更重要。 午饭一共一个小时的时间,我一般会干40分钟,等人少了的时候,就拿饭盒打满菜和饭,然后端回教室狼吞虎咽的吃完,夏天有午休的时候,就端回宿舍吃。 就这样,我在学校食堂干了两年多,直到高三下学期紧张起来之后,班主任找我谈了一次话,我才没有继续做下去。但那个阿姨对我很好,哪怕没在她那干活了,还是让我白吃了半年的食堂。 麦当劳一个小时五块六, 我最多的一个月拿了九百六 我好像一直都是个没太多安全感的人,从来不期盼别人能帮我解决什么,因为在我看来,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来的实在。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,我就拿着高中毕业证,在镇上一个做玩具的小工厂找了个工作,干了一个暑假。 那份工作是流水线,我负责其中一个环节,缝一个玩具5毛钱,就是那种路边或者娃娃机里的玩偶,各种卡通形象都有,虽然上班时间比较长,但好在不需要什么技术,很容易就上手了。两个多月的时间,我攒了将近3000块钱。 高考我考得不错,超过一本线50多分,学校还给了2000块钱奖学金,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吧。加上打工的钱,交第一年的学费绰绰有余了。 《安家》电视剧:潘桂雨 从我家到成都,要坐将近40个小时的火车。拿着录取通知书,我买到了打折的火车票。因为不清楚大学的消费情况,为了多省点钱,我买的是站票,那时候真的觉得有张火车票就很不错了。 终于熬到了开学的日子,我早早的把东西收拾好,出发的前一天我辗转难眠,直到天快亮了才睡着,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,放着过去,也放着未来。 出发那天,我拖着赶集时买的一个杂牌行李箱走到镇上的客车站,坐了40分钟客车后赶到县上的火车站。从头到尾,我妈都没露过面,她最宝贝的儿子去网吧打游戏了,她正在到处找他,估计也顾不上我这个可有可无的二女儿了吧。 大姐把我送到了火车站。 她舍不得花钱买一张月台票,所以只能在站外边和我告别。她一边对我交待着一些好好照顾自己的话,一边掏出几张钱,不等我拒绝就直接拉开我背包上的拉链塞了进去,然后我就被后面的人流一起裹挟着进了站。 回过头,大姐站在护栏外边不停地挥着手,带着哭腔说:走吧走吧,别委屈自己,到了打个电话。 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出省,第一次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。但我却一点都没有那种所谓的离别的伤感,只有开心,还有期待。 我甚至在想:终于离开这个“鬼地方”了。 火车上很多和我一样的大学新生,只不过他们身边都有人陪着,有人给泡方便面,有人给洗水果,有人给在夜里盖衣服。听说我是一个人去上大学,一些家长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,嘴里更是说着:啧啧,这孩子真厉害。然后对自己家的孩子说,你看看人家多懂事,多自立。 但如果能选择的话,我也想跟他们的子女一样,做个不懂事不自立的孩子。 《安家》电视剧房似锦处理突发问题 下了火车已经是第三天晚上的十点多了,我和一个在车上认识的学姐一起打了个三轮车到学校,好在负责迎新的学生会同学还有人。有个学姐说宿舍这会可能办不了入住了,让我先跟去她们宿舍睡一晚上。 我把背包抱在胸前,忙不迭地说着谢谢,然后拖着行李箱跟着她去了她们宿舍。 我们大学的宿舍是四人间,高低床。上面是床,下面是桌子和柜子,我一边偷偷打量着学姐的宿舍,一边小心翼翼的放下行李。 学姐用头指了指靠里的一张床,说:你睡我的床吧,我睡老三的,她还没返校。 我点了点头,收拾了一下,简单洗漱完就爬到床上去了,这是我在成都睡的第一晚。 第二天,我在学姐的帮助下很快办好了各种手续,学费、住宿费、书本费、体检费、饭卡…手上的钱也花出去不少。 我们宿舍四个人来自四个地方,另外三个分别来自一个东北、河南和江西,我年纪排在第三,是宿舍的老三。他们三个都是父母送过来的,所以我又把火车上承受的目光和“称赞”经历了一遍。 老二的妈妈看我一个人在收拾床铺,心疼得不得了。把自己女儿的东西收拾好后,就走到我的床铺边上,扯了我一下说:你下来你下来,我来帮你弄。 我忙说:阿姨不用,我自己会弄。她完全踮脚伸手又拍了我一下:下来下来。 老二笑了几声,说:哎呀,你就让我妈弄吧,不然她会一直唠叨的。 我只好爬下床,让到一边。 老二的妈妈不光帮我挂好了蚊帐,还用针线把我的被子拉了几道,她说这样睡觉的时候,被芯就不会从被套里缩回去了。 毕业后,我几乎不怎么参加同学的婚礼什么的,我很怕这种人情世故。但老二结婚的时候打电话让我去做伴娘,二话没说,我就飞过去了。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妈妈那句:下来下来。 报到后的第三天,我就在学校宣传栏的小广告上,找到了一份兼职,麦当劳小时工。 蔡澜的书里好像写过这么一句话: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去麦当劳打工,方知人间疾苦。 麦当劳的兼职工资那时候是一个小时五块六,我觉得这份工作简直太好了,特别适合我这种一穷二白又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大学生。 报了名后,需要四个小时试工,那四个小时,我到现在都记忆深刻,因为我几乎一分钟没停过。收拾桌子,拖地,帮客人端餐盘,打扫厕所。整整四个小时,我没喝过一口水,生怕自己一点地方没表现好,他们不要我。 得到被录用的肯定后,我给自己买了人生中第一个麦当劳甜筒边走边舔,很甜很香。 麦当劳的兼职都是大学生,一般分成早班和晚班。早班要负责开店,准备早上营业后需要的东西;晚班稍微辛苦一点,哪怕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,也基本要晚上一两点下班。因为学校宿舍有宵禁,所以开学期间我都是上早班,只有暑假寒假才会上晚班。 周末没课的时候,早上六点左右我就爬起来,带上前一天在食堂打好的饭,坐三十分钟公交车到餐厅。除了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,我最喜欢周六上班的时候,因为这一天可以不用带饭,能免费吃一个麦当劳的套餐。 一个汉堡,一份薯条,一杯饮料,麦辣鸡腿堡的味道我到现在都还记得。 麦当劳对工作的要求也很严苛,等你打扫完之后,值班经理会拿一张纸巾擦一下便池,纸不能脏。每个月还有两次神秘顾客来拜访,一点没做好就会被扣分。 就这样,我边打工边上课,大学生活虽然过得很累但也很充实。除了打工,大学的奖学金也很多,国家奖学金、国家励志奖学金,还有每个学期的学业奖学金。 大学四年,我一共拿了七次学业奖学金(大四下没有),两次国家奖学金,一次国家励志奖学金,还有一次新生奖学金,加上一些比赛的奖金和打工的钱,大学四年我一共赚到了近十万块钱。 我用这些钱支付了我的学费,我自己的生活费,甚至还给自己买了一部手机和一台二手电脑。 所以,每次看到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说自己多么难多么难的时候,我都在想: 在大学里,只要你自己愿意努力,不用靠别人的资助也能过得很好,看你有没有被逼到没有退路罢了。 大学四年,我回了一次家,花了三万 那是大三下学期结束后的暑假。我正在麦当劳上班,做了三年兼职的我已经是训练员了,工资也涨到了七块二一个小时。 下午的时候,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。我很少接到家里的电话,除了中秋或者过年的时候,我会打一个回去说几分钟话外,也很少往家里打电话。 电话里,她的声音显得特别着急,甚至带着点哭腔:你爸出事了! 是不是跟《安家》里很像? 不过不同的是,我爸不是出车祸,更没有撞伤别人,他和别人打牌的时候跟人起了争执,被人泼了一头热水。 我爸跟我爷爷一样,特别爱赌。 小时候我最讨厌的节日就是过年。因为一到过年放假那段时间,我爸绝对不着家,不是在东家斗地主,就是在西家推牌九。 我爸虽然不怎么管我,但赢钱开心的时候也会拿几块钱给我,我妈骂我或者打我的时候,虽然没出手制止过,也算为我说过几句话。其实,他不止不管我和我姐,我弟他也不怎么管,估计他最喜欢的东西就只有喝酒和打牌吧。 跟店长请完假,在火车上度过近四十个小时的颠簸后,我到家了。 路上遇到的邻居一边打量我,一边讨论着:这是那谁家的老二吧? 我低着头,一句话没说。家里跟我走时没什么变化,多了几样家用电器,还有一个灰色的沙发。放下包,看了下冰箱里没什么吃的,我就烧了点水把火车上没吃的方便面泡了一盒,吃完后才起身往镇医院走去。 《安家》 电视剧中房似锦爸爸住院 刚到医院,还没进门我妈就迎出来了:他们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,还真回来了。 脸上竟是难得的带了点笑意,胖了一点,头发也有点白了。见我没说话,她那一点笑意也转瞬没了,嘟囔了两句,又说:回来了,也不知道先来看看你爸。 我还是没说话,侧身进了病房。病房里有四张床,我姐、我姐夫和我弟站在一个病床边上,我猜想着应该就是那个病床了吧。床上的人挂着吊瓶,脸上缠满了纱布,几乎什么都看不到。 那个人呜呜了两句,可能也开不了口,我小走几步过去握着他没扎针的那只手,喊了一声:爸。 大姐笑了笑,和我姐夫退到了一边,我弟喊了一声“二姐”后,也坐到床边玩起了手机。 我爸又呜呜了两声,手也抓紧了我的手,我竟有些不习惯的想把手抽出来。我妈用手背抹了抹眼角开了口:你最想见的二丫头回来了。 待了没一会,姐夫要上班就先走了,我姐留下来照顾我爸,让我妈带我和我弟先回家,晚上来替她。我妈简单收拾了下说:那我们就先走吧,晚上再过来。 刚出了医院大门,我妈开口了:往你爸头上倒水的那个混蛋跑了,现在还没抓到,你爸住院天天花钱,家里那点钱都快被他花完了,唉,我也愁的不知道怎么办了。 见我没开腔,她又接着说:你大姐两个孩子,也不容易,没什么钱。你弟呢还在上学,也赚不了什么钱。我这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,就只有靠你了。 《安家》电视剧中潘桂雨和女儿要钱 我冷哼了一声:靠我?我也在上学,我也没办法。 她一听就嚷嚷起来:你能一样吗?你可是大学生,家里为了供你上学,这些年花了多少钱?怎么的,现在你爸出事了,你就不管了。 我也没让着她,回了一句:供我上学?从高中开始,你们给过我一分钱吗? 她可能也知道自己不占理了,但仍然嚷嚷着:那高中之前呢?小学到初中不得花钱吗?生你养你不得花钱吗?都是大风刮来的吗? 说真的,我都快被她气笑了。 从小到大,她在我身上花过几块钱她自己不知道吗?我真的很烦一些人说的,什么父母恩大过天,父母生你养你不容易,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,他们也是没有办法… 都是屁话!说这些话的人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经历过什么。 我知道跟我妈吵也没用,就靠在门框上不接下茬。她看我不吵了,脾气也慢慢的软了下来:家里现在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,我听说你在大学里奖学金不少钱呢,你先借给家里用用,等你弟以后上班挣了钱,我让他还你。 我瞥了一眼从头到尾都在玩手机的弟弟。 她又接着说:不管怎么的,我们至少生了你吧,你给你爸妈花点钱这个总可以吧。你要不给,我就打电话到你们学校问问他们怎么教的学生,这么不孝顺! 我听完这句再也忍不住了:那你去打啊,现在就去打啊! 说完这句,我拿起床上的包就冲了出去,那一晚,我是在同学家借住的。同学的妈妈是个老师,听完我的事也气的不行,说怎么会有这样的妈啊。但她还是劝我,父母是选择不了的,一家人没有隔夜仇,你也别太犟了。 是啊,父母是选择不了的,要是能选该多好。 那一晚我基本没睡,想了很久很久。第二天起来,跟同学一家告别后我就去了火车站。买了票坐上回成都的火车后,我把卡里的三万六千多块钱,转了三万给我姐,然后给她发了个信息:姐,这三万块钱你帮我给她,就算是我欠她的,我还了。 大姐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过来,但我一直没接,我不知道跟大姐说什么,也不想说。 你房子装好没? 装好了你弟以后结婚可以住 2012年夏天,我毕业了,很顺利的找到了一份工作。一个月四千五,交掉房租什么的,一个月还剩三千多块钱。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,工作也不错,慢慢地升了职,工资也涨了一些。我从合租房里搬了出来,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小套一。虽然不大,装修也一般,但自己住着很方便也很舒服,觉得自己也有个家了。 但好景不长,有一天正在上班的时候,房东打电话过来说自己的房子卖出去了,让我明天之前就搬出去。 我觉得不可理喻,问他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,这个时候让我搬哪去?和房东争执了一会,房东直接说:这个我不管,押金我会退给你,但你必须马上搬出去,不然我就把你的东西丢出去。 当初为了省点中介费,我是和房东口头交易的,根本就没有证据,哪怕有证据也没有,房子是别人的。搬完家之后,我在心里暗下决定:等有钱了,一定要给自己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! 2015年底的时候,成都还没限购,公司附近甚至还有很多空地,房价也不像现在那么夸张。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款,虽然不多,但也够一个套一的首付了,我决定买房。 朋友听说后,劝我一定要买大一点,至少买个套二,以后也好出手,钱不够的话可以先借给我。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一咬牙就借了他一些,然后在大源那边买了一个七十多平的套二。 现在证明,当时这个决定太明智了。 虽然那段时间自己的日子过得很苦,每个月的房贷加上还朋友的钱,工资基本上没剩下什么,方便面不知道吃了多少。但第二年限购政策一出,我的房子也跟着涨了不少。 借我钱的那个朋友经常开玩笑说:看看,我是不是你的恩人! 2017年初收了房,手上也又存了一点钱,加上取出来的公积金,足够我把房子装修完了。年底的春节,我终于在自己的房子里过了一个年。 那天,我一个人喝完了一大瓶红星二锅头,笑的就像春晚舞台上的小品演员。 初二那天,我妈的电话打来了。 我刚按下接听键,电话里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:听说你买房了?多大啊?得不少钱吧?听说成都的房子可贵了。 嗯,买了。攒了点钱,又找朋友借了点,分期付款买的。我回答。 她又接了一句:我就说嘛,你肯定有钱,每个月就给家里转一千块钱,都自己偷偷攒着呢吧? 《安家》电视剧中孙俪扮演的房似锦 我没说话。 “你这房子装好了没?装好了你就先放着嘛,等你弟以后结婚可以住。” “给谁住?我的房子凭什么给他住!他想住就自己买!” “你一个丫头要什么房子,结了婚还不都是别人的了。给你弟就是给我和你爸,才能算是我们家的…” 我气得说不出话,没等她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,再打过来我也没接。 我自己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买的房子,她一句话就让我白送给我弟,凭什么?就因为我是女孩?她自己不也是女人吗? 那天之后,除了大姐的电话我再也没接过家里的电话,也再也没回过家,每个月就转2000块钱,别的什么也没给过,我妈发了几次短信后我也直接把她的电话丢进了黑名单。 我不知道在别人眼里,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很无情很不懂事很不孝顺,但我说服不了自己,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。 我在麦当劳一天站七八个小时的时候他们在哪? 我拿着毛巾打扫厕所的时候他们在哪? 我过年在宿舍,一个人吃方便面的时候他们在哪? 《安家》电视剧中房似锦拼命工作挣钱 所以,你们看房似锦觉得很不真实的时候,我只想说:有些人的经历,你永远想象不到。 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,哪怕她生了我。 写在最后的话 那天她喝了很多。 在我的印象中,她一直是个利落直爽的人,话不多但办事很靠谱。认识她几年了,知道她曾经过得很辛苦,但却从来没听她说过这些事情,我不知道怎么劝她安慰她,我没有办法给她我的建议。 最近几年,原生家庭这个词都快烂大街了。 从《欢乐颂》里的樊胜美,到《都挺好》里的苏明玉,再到《安家》里的房似锦,他们都是家中数个孩子之一,同时也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。 她们都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求生欲,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了起来。 但这个时候,他们的父母总是跳出来,要么让她们帮着还钱,要么要她们帮着自己的儿子买这买那。而她们常年的默默付出和被压榨的好像也成了一种习以为常,甚至都忘了怎么拒绝。 而我们这些看客,在感叹着房似锦苏明玉樊胜美们可怜的同时,也在吐槽着这些电视剧的狗血和满满的负能量,好像没有原生家庭这个梗,这部电视剧就火不起来了一样。 电视剧只是电视剧,我们可以去讨论谁是谁非,认为谁对谁错,发表自己的高谈阔论,随意说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。 但是,如果你面对的是个活生生的人呢?如果坐在你面前的这个人,曾经或者正在经历着这一切呢?如果,你就是这个人呢? 你,又会说些什么? 欢迎文末评论区留言互动,说说你的经历和想法。 本文作者:厚朴,咪咕阅读原创作者。本文图片来源网络,如侵删。 中国式家庭纠纷大都起源越界,要么把自己代入圣母视角,自我感动;要么依靠救世主,肆无忌惮伸手索取,不思感恩。 电视剧《都挺好》原著,讲述职场金领苏明玉从一个从小不受家人待见的女孩,在孤独扭曲的环境中长大成人,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,却在无法割舍的亲情之下,被迫一次又一次面对那个曾抛弃自己的家庭,伸出援手,给伤害过自己的人以温暖,给羞辱过自己的人以希望。 《都挺好》 作者:阿耐 今日重磅推荐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